期货配资出入金走线下金盾股份直面实控人坠楼 周建灿不参与经营管理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喀什股票期货_期货公司_喀什期货配资

  前董事长、实控人期货配资出入金走线下周建灿坠楼身亡期货配资出入金走线下期货配资出入金走线下,将金盾股份(300411)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各种猜忌铺天盖地。为了以正视听,金盾股份这一次选择敞开“大门”,直面外界疑问。

  2月1日一大早,证券时报记者就接到金盾股份打来的电话,公司将以开放的心态,面期货配资出入金走线下对前董事长周建灿的意外坠楼,并接受媒体及机构的调研,地点是公司,时间是全天候。最后她补充说,“期货配资出入金走线下如果你有认识媒体朋友,愿意来的都可以一起过来。”

  正如金盾股份自己所料,虽然在前董事长周建灿坠楼次日就接受了媒体采访,但依旧不能打消外界的疑问。从上午到下午,先后两批次10余家媒体赶赴公司所在地上虞市章镇镇工业园区。对于此次交流,金盾股份也颇为重视,负责接待的高管包括代理董事长王淼根、副总经理陈根荣和董事黄红友等。

  围绕着前董事长周建灿的坠楼身亡,外界众说纷纭,也最为引人关注。在此次的交流中,金盾股份也没有回避。公司代理董事长王淼根称,“目前,官方说法还没有。但我和周董共事多年,他内向,有事情喜欢自己扛。人很好,我感觉有点抑郁的征兆。”

  作为金盾股份实控人,周建灿的突然逝世会否带来影响?对此,金盾股份方面称,目前,上市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没有受到周建灿先生意外去世的影响。上市公司全称为“浙江金盾风机股份有限公司”,与“浙江金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两个各自独立的法律主体,同一个大股东,即周建灿。周建灿个人更主要的身份是金盾集团董事长,在金盾股份周建灿只是财务投资者,在公司成立之初,大家约定周董作为财务投资者不参与任何经营管理,公司创立时,周董事长控股51%股份。公司发展至今,包括2014年底上市,公司战略规划及重大决策都是以王淼根为主的团队在经营管理,包括2017年实施的重大资产重组,收购两个军工产业的标的也是王淼根为主的实际经营团队来主导的。

  据介绍,目前,金盾股份在手订单超过4亿元,其中地铁2亿元,隧道4000万元,核电6000万元,军工5000万元。2018年1月份,公司中标了目前国内地铁通风设备最大标-杭州地铁5号线,金额为9300万元。就目前公司的产能而言,在手订单已经处于满负荷状态。

  不过,外界对于周建灿的坠楼身亡众说纷纭,部分媒体甚至报道称,这两日不断有债权人来金盾股份要债。对此消息,王淼根回应称,金盾股份除了贷款1.99亿,没有任何其他对外担保、融资。这两天,也没有人来金盾股份要债。另外,王淼根还称,在资金层面,目前各银行对金盾股份的授信约6.2个亿,而公司实际银行贷款只有1.995个亿。我们同时在减少贷款额度,也在购买理财产品,没有资金面的问题。除上述银行授信及融资之外,上市公司及全资、控股子公司不存在其他任何金融机构融资以及非金融机构等民间融资,也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对外担保。

  根据披露,周建灿目前直接持有股份5196.6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72%。同时,其子周纯直接持有公司股份172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53%。两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6918.6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6.25%。公告显示,截至1月31日,周建灿及其一致行动人周纯,合计累计质押公司股份6913.89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9.93%,占公司股份总数的26.23%。

  那么,周建灿父子上述质押股份所融的资金都去了哪里呢?王淼根称,这些融资和投资与上市公司没有任何关系,是周董父子个人行为。而且是为了金盾集团经营,分了两期投了二十几个亿,目前还没有达到满产。2017年投了一亿多消防生产线,包括集团公司征用了园区2000多亩地,建造集团大楼。目前,产能还没达到当时设计的规模,所以资金可能有缺口。所以,网上说投资40个亿入股乐视是不可能的。

  因出现可能对公司股票的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事项,金盾股份于2月1日开市起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10天。

  王淼根表示,“我们对上市公司经营是有信心的,复牌有可能造成股价异常波动,但是我们有信心在一段时间后恢复正常。公司其他股东的质押比例较小,无平仓风险。目前周建灿股份质押的平仓风险由其子周纯承担。对于实际控制权变更的最后结果,我们还在探讨,没有最终方案。”

(原标题:金盾股份直面实控人坠楼 周建灿不参与经营管理)